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玄幻魔法 -> 小心飞升-> 第八百六十二章 打出来的情谊

第八百六十二章 打出来的情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重力突然的变化,让习惯先前氛围的武懿安拳头上的劲道不由松懈了不少。

    哪怕不到一个呼吸他便又适应了眼前重力,不过显然其还没达到举重若轻的地步,还是深受其影响。

    “看来,这些大势力的弟子,对重力的应对方式都极为简单粗暴,身躯能很快适应重力的各种变化。”

    南宫凡瞳孔微动,他似乎已经预料到,自己以前屡次立下奇功的重力领域或许在十州或者主大陆上要失色不少。

    以后他所面对的各种敌人,大部分都有着良好的修炼环境,背后不是站着神灵就是神尊大人的。以这底蕴,建造一个重力环境来修炼岂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适度的重力能让体质更好,灵气更加凝实,可谓是最优的修炼环境之一。就算出生平凡的人,在地级及天级城池中,也有洞府租赁,轻松也能体验到类似的环境。

    而武懿安虽只是此代皇子之一,其父皇都不一定是武皇大人,可只论身世的话,整个十州也少有人能匹敌。其对标的不是五行宗每一代圣子圣女,而是正副宗主的亲传。其恰巧又是一个武痴,以武朝的底蕴,什么没体验过?

    这才是他每次都能极快的适应周遭重力程度的缘故。

    不过,其毕竟还年轻,说不定是近些年才开始踏足江湖,这重力不停的变化,哪怕他能很快适应,也不能完全无视。

    拳动,隐约间有一方山河图在其背后隐现。

    南宫凡仅仅是瞥上一眼,便有种在探寻地图的感觉,虽然十分模糊,大部分区域都笼罩一片黑漆漆的混沌之中,可已经有了几分气韵。

    如果由武皇亲自轰出这一拳又该有着怎样的风韵?怕是两片大州的轮廓都极为清晰吧?

    山河图在重力波荡下,在武懿安的不适下,掀**点涟漪,一切显得朦胧了起来。

    力量还在,气韵却已经凭空少了八成。

    武懿安瞳孔之中有一抹血红的弯月正在飞速靠近,很快整个视线之中全都是这抹血光。

    他没有一点畏惧,反倒是越发兴奋了起来。劲风吹打在他身上,卷起残破的衣袍。

    “山河尽在我手!”

    拳头突兀张开了,身际弥漫的点点光影尽数汇聚在手掌之上。

    山河图在手,天下我有!

    武懿安像是真的撑起了一方渺小的大地,用其作为源泉来抵挡剑芒的细节。

    “轰!”

    黑龙剑弹起,在面对武懿安的手掌时并没有占据一点上风。两人同时退后。狂暴的劲风吹动,噼里啪啦声中,搅成了一团。

    这根本不像是两个高阶天境在交手,就算两大圆满对战也不过尔尔。

    两人各自退后了三米才稳住了步伐,此时各种能量交织在一起,两人甚至能对方的脸庞都看不清晰了。

    南宫凡舔了舔嘴角,低头看着自己微微颤抖的双手,差点黑龙剑都要捉不稳了。

    不得不说,哪怕武懿安仅仅是纯正的灵修,其此时展露出来的力量丝毫不弱。

    他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个极为残忍的弧度。

    “爆!”

    话音飘渺,言出法随。

    “轰!”

    交织的能量中间,突兀浮现灿烂的金色火焰,隐隐还有一点蓝光相伴。

    冰与火之间,胡乱倾轧的能量随着牵引朝武懿安那个方向卷动。

    武懿安瞳孔猛地一凝,在対轰前一刹那,他仓促之间变招,本就吃了个暗亏,还不待他喘口气,没想到眼前杂乱无序的能量似乎成了个整体,朝自己冲击而来。

    他紧了紧划下一滴血液的手掌,握成拳。擂台就这么大一点,汹涌的能量速度又太快,几乎刚刚炸响轰鸣声,便有火花点缀在他身上,他此时除了硬抗一途之外,根本没有其他办法。

    好在这能量几乎汇集了两人交手间所有劲道,对两人都是无差别的攻击,只是在南宫凡的牵引下,此时正冲向武懿安罢了。他倒不必担心南宫凡硬抗着能量在其间偷袭。

    此时,南宫凡并没有显露出自己是双修的事实,让其做了错误的判断。

    武懿安感觉到握紧的拳头有丝丝刺痛,毕竟是正面硬抗南宫凡一剑,虽说有拳套庇护,并没有直接被劈断,却也让手骨难以为继。

    “哈!”

    一拳轰出。

    看似普通的一拳,隐隐有一股皇道气息在四周肆掠。

    曾有皇者,仅凭气息便震慑妖魔鬼怪不敢侵入自身国土,自身皇宫更是万邪不侵。

    武朝,虽达不到那样的高度,可前两亿年一统两州,使它们安全、稳定了下来,也算庇护一方,造福一方。武皇所得到好处自然最多,据说另两位神尊也不敢在其国土上当其锋芒,真正当得起领域的最高境界——一方领域,我为王。是虎来此,也得趴着;是龙来此,也得盘着。

    其次便是当初高坐皇位之人所得好处最多,这些好处不仅仅兑现在当下,也能福泽后生百代。

    所以,武懿安哪怕喜欢剑道,喜欢江湖,也毅然决然的走上了皇道之路,这才是皇室弟子最适合的道路,若是有朝一日莅临绝巅,必将随之升华。

    武懿安这一拳,出自武皇经,出自这两片大州的沃土。

    皇道威压,不管是何面对它必须退散。

    能量似乎一下子收敛了许多,不过金色的火花还是那般灿烂,隐隐似乎更为浓烈了几分。

    晨曦之焱,所代表的是身处主大陆中土的南宫家族,其祖先陪着人皇打天下,才有人族如今的沃土,又岂会在乎一个仅有三两州领地的小王?

    其所流露出来的皇道气息,不仅没有压制晨曦之焱,反倒激起了它骨子里的高傲。

    曾与神龙为伍,岂会在意还在泥坑里等待龙门出现的鲤鱼?

    “有意思。”

    武懿安看似普通的一拳轰在了前方激荡的能量群中。

    一拳,火星渐熄,就连其中隐藏的寒流都随之消弭。

    他得理不饶人,想借此直接冲出能量包裹,打南宫凡一个出其不意。

    火花还在闪动,他耳边突兀响起了一道嘹亮的声音——

    “青天一剑!”

    这正是南宫凡在幻境中所专研的绝技。

    要说,南宫凡在剑道的提升,并不是几次领悟剑碑,那些都是高层建瓴,除了增强剑意之外,无法短时间将那些剑痕化作实处,只是在沃土之中埋下了种子等待生根发芽之日罢了。反倒是在幻境中的百多年,让他对《青莲剑典》增添了更多了解,毕竟那里的一切他都恍若亲身经历过,而那里的他没有碾压同阶的法则,只能醉心于剑典上,才能达到越阶而战的效果。

    这是单纯的提高了对剑的领悟。

    天突兀变红了。

    所谓青天一剑,南宫凡在现实中施展出来,因在高压下蜕变的凌厉剑意,反倒叫做血天一剑更为合适。

    整个天空都沉醉在深沉的血色之中,让人感到由衷的压抑。

    这一剑太过刁钻,太过突然。因能量群包裹,武懿安甚至没有一点防备。

    其也不愧是被称为武痴的小皇子。虽稍缓半拍,还是第一时间便做足了反应。

    正准备轰出的拳头猛地回收,手上突兀浮现一块金灿灿的布袋。

    布袋在能量灌注下迎风而涨,袋口对着极速斩来的剑芒上,吸力涌现,不仅仅是针对这攻势,甚至有种要将整个天地都吸入袋内的感觉。

    南宫凡一跃而起的身躯在吸力下微微颤动,肌肉隆起,又瞬间稳定了下来,同时有青色的风刃在脚下浮现。

    脚踏罡风,手舞黑剑。

    在吸力下黯然失色的血天重新大涨,浓稠得像是天空受伤了,要滴下血珠。

    “破!”

    剑身上浮现一头张牙舞爪的黑蛇,剑芒对着布袋直斩而去。

    “嗞...”

    “咔嚓...”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布袋在金光中,其上的灵纹四分五裂!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巴掌大小,随着劲风在空中飘舞。

    剑芒没有一点停歇,夹着大胜之威,气势反倒更盛几分,在血天的照耀下,直斩而下。

    武懿安还想做出防护,不过晚了。

    血芒已经笼罩了其头顶,劲风呼啸,他的额角已经渗透出血珠。

    黑龙剑继续下落,狂暴的杀机四溢,武懿安所有的动作都随之僵持了下来。

    他知道,他输了。

    黑龙剑突兀停止了,准确的停在了武懿安的头顶,一缕断裂的黑发缓缓扬起,随着劲风飘扬,缓缓落在其肩头。

    “我赢了。”南宫凡冷漠的瞳孔渐渐有了温度,溢散的杀机随之收敛。

    他出手时全力以赴,已经将所有都抛之脑后,可却没有往死里得罪武朝的意思。

    在这一代,注定要与武胜交恶,若是又重伤武懿安,哪怕其再大度,跟着他的那些人也不会善罢甘休,注定会将两人推向两个极端。

    毕竟这只是切磋而已,现在这个程度刚刚好。

    分出了胜负,又没伤了情谊。至于武懿安领不领这个情,南宫凡倒不是很在乎,若其真小肚鸡肠,不像先前变现的那般渴望成为一个江湖儿女,那只能说自己看错人了。这样的人,不交也罢。

    不就是一个皇子吗?虱子多了不怕咬,得罪一个与得罪两个又有什么区别?

    只要在一定规则下,南宫凡可不相信自己没有一点机会在其中搏得生机。

    武懿安僵直的身躯渐渐恢复,凝视着缓缓移开自己的剑锋,心中所有的阴霾都随之烟消云散。

    没人喜欢被长剑这么对着。

    武懿安展露笑颜,“南宫兄弟,不错。”

    南宫凡察觉到了几分真心实意,甚至这之中绽放的感情,比之先前还要浓烈几分。

    此时,武懿安才算是有真正与南宫凡交好的心思。

    这也正常。武懿安再怎么说都是武朝皇子,身份之尊贵,在这一代是绝对名列前茅的人物,哪怕其是个武痴,身在皇室又怎般会真的单纯?绝不会因为自己看不透一个人便与其交好,这世间他看不透的人多了去了,种种因素都有,南宫凡又算老几?

    可南宫凡正面将其击溃,自身天赋和实力都彰显无疑。武懿安的心思又不一样了,人生得一知己难,修炼道路上能得到一个能相差无几的道侣也难。这都是生命之中最为宝贵的财富。

    百子时代,除了乱世出英雄的缘故,也有成千上万的天骄在一起成长,平日打打闹闹都极为正常。天骄都是不甘于落后人之辈,一个人突破,自然会引得其他人争相较量。

    按后来人的推算,百子之中没有孬种,全都是足以在历史中留名一代的强者那种层次,便有这方面的缘故。只是除了特殊情况之外,又有什么势力能将如此之多的天骄汇聚一堂?这注定是无法复制的传奇。

    武懿安此时对南宫凡的看重,几乎便达到了这等层次。与这样的天骄为伍,才能激励自己成长。

    “武兄也很强大。”南宫凡露出丝丝笑意。

    他心中同样极为欣赏武懿安,其天赋不必多说,估计如今十州之内只有诸如帝青莲、南宫不凡和何小竹寥寥几人能稳压一头。甚至有几分可能在一个档次之上,只是几人的造化不同、经历不同,才逐渐形成了落差。

    何小竹在修炼上有疑问,基本便能得到九天神尊的亲自解答。武懿安能随便打扰武皇吗?

    南宫不凡在时空神液中弥补缺憾近亿年,从微末之中崛起,又得有情道宗传承。武懿安只有枯燥的学习《武皇经》。

    帝青莲...仅仅是“帝”姓便彰显所有,其生来,只要血脉不尘封,便注定天赋罕有人能匹敌。这是堪比真龙的血脉,可以说是行走的神兽。吃饭、睡觉都是在修炼,若是加上自己辛苦勤奋,神灵之位唾手可得。武懿安的武皇血脉显然还有所不及。

    不过,武懿安还未定型,其多半才从皇室深宫中走出,之后其天赋到底能达到何种程度,还需要各种经历来奠定。

    至少,如今的南宫凡在武懿安身上看到了一丝能够成长为镇压一代天骄的影子。

    不论其皇子身份,哪怕其仅仅是一介平民,只要心性没有糟糕到一定境界步入歪门邪道,南宫凡都有交好其的兴趣。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与天骄为伍,对自身才有更大的促进作用。可以说各大势力将自身子弟送入学府,也是这个缘由,只要没在其中被打击得体无完肤,就能在其中一步步补全自己,超越一座又一座高峰。

    修炼一道,心境才是最重要的东西。

    武懿安毫不在乎形象的挠头,“南宫兄,我怎般听你这话都是在夸奖自己。”

    南宫凡爽朗一笑,“我们先下去在交谈吧?”

    “好。”武懿安点头。

    两人都对这一方擂台的得失不怎么在乎,若是愿意,守一方擂台对他们两人来说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或许还有怪胎,可这里足足有十方擂台,难不成出现十个怪胎?

    何况,两人都极为自信,就算再出现怪胎,也不见得是自己对手。

    在擂台之外几人错愕的目光下,两人并肩而行,一齐跳出了擂台空间。

    比起其他人的患得患失,两人显得清闲无比。

    夫洪昭与鞠玖玖率先迎了上来,两人想说话又不知该如何说,一脸便秘的表情。

    南宫凡与武懿安相视一笑,对此倒是不怎么在乎。

    “你这也算是微服私访了吧?”南宫凡打趣道。

    “这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离去。”武懿安扫视四周一圈,开口说道。

    南宫凡点了点头,武懿安虽不是武朝国民偶像,可学府之中档次很高,大多都有强大的信息来源,认识这位刚刚出世没多久的小皇子的还是不在少数。

    特别是两人交战一场,已经不知被多少有心人留意到,如今便有不少探寻的目光看往此处。显然,这些人还不确定刚刚落败之人便是小皇子。

    不过,这里是胜利会的大本营,恶意的目光同样不少。

    南宫凡同样讨厌这些各式各样的目光,他立刻将目光落到算是此地半个东道主的夫洪昭夫妻二人身上。

    他并没有开口要求什么。

    毕竟按照艾滢滢的意思,如今他们三人都是藏在暗中。她并不认识南宫凡,而青梅竹马的夫妻二人也只是交好,并不会卷入旋涡之中的意思。

    对南宫凡来说,与武懿安一起走倒是没有什么,毕竟当他流露出五行宗弟子的身份,自然会将很多目光挡在外面。

    可对夫洪昭夫妻二人来说,这就不是小问题了。身为武天学府弟子,却款待小皇子,那不是打胜利会的脸吗?以后必然会受到不少针对。

    夫洪昭瞳孔微微闪动,显然考虑到了这一点。

    场中的气氛瞬间有些凝重了起来。

    南宫凡与武懿安毫不在乎的谈笑风生,虽然所说都是毫无营养的话语。

    鞠玖玖拉了自家相公一把,粉唇微启,“小皇子,我们俩夫妻在学府之外稍稍做了一点小生意,不如就去我们那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电子娱乐游戏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