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武侠修真 -> 万法无咎-> 第二百零三章 借境秘法 武域明灯

第二百零三章 借境秘法 武域明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面对归无咎的疑虑,惊幻欣然道:“静心寻查,你是能感悟得到的。”

    归无咎略一推敲,暗暗运转全珠,果然发现一些奥妙。

    宝物到了仙门中天祭器、妖族恒器、九宗混元真宝这一层级,内中所藏之雄厚底蕴已不在同境界的修道人之下;故而也唯有同境界的大修士,方能将其从容运使。否则便是如小童玩弄大锤,岂能运转如意?

    唯有两种情况属于例外。其一是所御之宝属于辅助一类,用途有一定之规,能够自依定法运转;其二便是归无咎锻造的“归墟”那般,威能暂以不超过宝主当前修为限。

    但容纳了秦秦的全珠真宝,却是另一回事。

    盖因所谓“外象之精”一物,虽然占了一个“外”字,其实却并非“外物”。究其实质,乃是修道之人自身根本的一部分,庶可称载道之基,渡河之筏。

    尽管这一“根本”并非归无咎自家蕴养得来,而是取巧借用了前人遗泽。但是受惠于开辟道途、立下法门之功果,归无咎坦然受之,倒也相合无间。所以此宝虽层次极高,但却并不需要凭法力去驱使,本心一动,自然能够运转无隙。

    所以——

    寻常观念中的“以小御大”之局限,在此宝身上并不存在。

    方才归无咎只是尚未意识到这一点差别。如今明悟之后,他尝试将一身近道巅峰的修为聚敛深藏,不动一丝一毫。然后念头一引,秦秦的真宝虚身同样能够运转无暇,绝无一丝不谐。

    出界之后,归无咎的日曜武君修为,自然不复存在。但仅凭借“秦秦”附身、借法“外象之精”的高明战力,已不亚于顶尖的近道大能。

    归无咎心神一恍。没有想到,这“真幻间”之旅,为自己带来的收获之大,竟达到如此程度。

    这是事先没有料到的。

    既然将话题说开,惊幻便决定不再藏着掖着,彻底将其中道理讲述透彻:“走出武道中的新路,你是第一人。只是,你本身修为到底未臻至那一步。你可知晓。在你所未见的神妙异域,有不止一种高明法术,通过请灵降符之法,使得受术之人暂时功行大涨。与你今日的情形相较,倒也算是似是而非了。”

    “然而此类法诀,用于低境界时弊端尚不明显。但若是未臻近道境之人,动用此法突破近道门槛。却会带来不小的副作用——其中最致命者,便是极大的提高了真正破境时的难度。以至于许多资质足堪破境之人,因此等经历而遇阻? 可谓一失足成千古恨。”

    归无咎闻言? 轻轻挑眉。

    他运转全珠之力时,只觉随心所欲、莫不如意? 绝无任何瑕疵。若是心缘有隙? 必逃不过他的道缘感应。

    惊幻猜出归无咎想法,正色道:“在此界之中? 你本身的修为同样是近道境,内外等同? 所以尚未生出感应。”

    又道:“以你之心意练达? 遇事皆能应变无碍,似乎不需繁辞。只是此事有一桩奇处。那就是对于这奇特弊端的实质,哪怕是上境异域,也并未有所定论。”

    “或以为这一弊端? 源自那请灵降符之法本身。若是如此? 你怀抱‘外象之精’的手段,不知道较请灵法高明了多少倍。所谓后患,便是虚惊一场。”

    “另一种观念以为,此事与具体道术法门无关,纵然那法术再高明? 也无济于事。当是天意有缺,判明境界之别;近道上下? 难以外力僭越。若是名实悖逆,自然成殃。若是如此——”

    “只要是能够踏步近道之境的法门? 皆难免此患。”

    归无咎微笑道:“多谢道友相告。”

    和既往遇见的艰难险阻相比,归无咎并不认为此事会给他带来太大阻碍。得了此法? 依旧是利大于弊。

    正在此时? 惊幻忽脸色一变? 高声道:“且慢!”

    “你并非祖界武域中人……你的活跃范围,是在武域之外?”

    归无咎不动声色道:“正是。”

    惊幻脸色一僵,竟浮现出一丝歉意,幽幽道:“方才之言,再也休提;只当惊幻从未说过。”

    惊幻也不卖关子,立刻补充道:“十二真灵,外象之精。表面上是颇为吻合仙门中‘善用物性之变’的斗法风格,庶几有合流之势。但是以根本而论,依旧是以武道为根。所以,唯在武域气机的蕴养之下,方能被唤醒。故而于你而言,除非是自此不出武域之外……”

    归无咎闻言一怔。

    这是——

    虚晃一枪?

    方才令自己十分欢喜的“意外收获”,只是梦幻泡影而已,忽然就不作数了?

    见归无咎默然无言,惊幻又道:“如今祖域中武道式微,纵然渡过此劫,蕴养也尚需时日。如你这般人杰,自然是要激荡于外、搅动风云,断然不肯困守于一隅之内。”

    “可若是无有这一项利弊相参的收获,你的其余所得,虽然都极为丰厚,但未免太过遥远了……”

    归无咎心境终究练达无碍。如此转折,虽出乎意料。但若说仅仅此事便能让他沮丧,那也是断然不能的。当即微笑道:“既然如此,归某等候道友口中的长久回报便是。”

    惊幻微微摇头,苦吟良久,忽地眼前一亮,高声道:“有了!”

    却见他反手一掏摸,将那二寸高的小酒壶再度举起。

    此物原本说是给归无咎失败之后的补偿,如今归无咎既然成功,照说是与他无缘了。

    惊幻将那酒壶摇了一摇,既未将之交于归无咎,亦不曾自饮。而是提壶微微倾倒,任由一束清流自壶口中跃出。

    酒水流出之后,也不洒落及远。约莫堕下三尺多高,便立刻凝固,然后缓缓堆叠增高,最终铸成一根儿臂粗细、九寸九厘九分长短的透明圆柱。

    归无咎、姜敏仪定睛一望,啧啧称奇。

    这根酒水凝形的“冰柱”,通体明润光滑,其最顶端却是一个锥形。

    此物不似棍、锏,说是笔,略粗了些许。若说最肖之物,大概是……一支蜡烛?

    将其浇灌成型之后,惊幻拊掌笑道:“借秦秦原先所居宅室一用。”

    归无咎闻言,毫不犹豫地将云峒大印取出,交由惊幻之手。

    惊幻笑道:“出界之后,此物当示现为武道龙符。只是你这一枚武道龙符,乃是自家提升品阶升格而成,原无固有之范式。既如此,倒给了我下手撮合的余地。且借用此物,助你一助。”

    真武域中十二符,真幻间中十二印。

    可以想见。

    归无咎将云峒派提升为十二域核心之一。一俟出界之后,原先的十二枚武道龙符,必有一枚崩碎瓦解,被归无咎所持之物取代。

    惊幻掌心泛出奇光,在云峒派大印之上轻轻一抹。

    此物外形,陡然一变。由一枚端正大印,变为一方尺许高的陶俑。

    显然,这是出界之后这枚武道龙符的真形。

    归无咎一眼瞥去,这一件陶俑,似较姜敏仪的那一件略微大些,也更脆了许多;看上去虽是陶质,其实薄而又薄,几乎透明。握在手中,似乎一不小心便要捏碎了。

    惊幻反手一点,掌心之中多出一枚纯黑色的四棱钉。他用此钉钉住酒水所化圆柱底部,然后安插在陶俑之中。

    同时,那圆柱的最顶端尖锐之处,蓦然有极为微小的三朵银花浮动,宛若线头。

    归无咎见之哑然。

    果然是蜡烛?

    至于那陶俑形的武道龙符,宛然是一只大号的灯罩。

    完事之后,惊幻对自己的手笔极为满意。托在掌心欣赏了许久,这才笑道:“所幸你之武道龙符尚未定型,才得以铸成这一件‘武域轮回天’,作为武道龙符的上位替代。将此灯点亮,纵然你在武域之外,也可成功引动‘外象之精’,暂时拥有近道境的修为。”

    “只是切记,灯中烛火,仅能燃烧一十二个时辰。”

    惊幻心中,甚是自得。

    仙道玄远,武道务实。在惊幻看来,尽管以归无咎之功果,将来必能得到极大好处。但眼下若无足够有分量的馈赠,那也依旧太不像话。

    自己灵机一动,解决了这一难题。

    更何况,将时间限制在十二个时辰,也可避免归无咎滥用此法,沉溺于上境之威。如此一来,这一类道术的弊端,也得到了相应的遏制。竟然是两全其美。

    归无咎接过宝物,端详一阵,忽地问道:“这一十二个时辰,是一俟点亮便要燃尽,还是真如油灯般随用随灭,并无限制?”

    惊幻不无自得的道:“自然是如油灯一般,随用虽取。”

    归无咎缓缓颔首。

    若仅仅是一次性的十二个时辰,那只怕价值稍差;唯有随用随灭,才能算得上是第一流的机缘。

    归无咎念头一转,又想到——想要将此宝的价值发挥到最高,须多习得数门斩杀秘术。每次作战解决敌手的速度愈快,此物的价值便愈高。

    同理推敲可得。动用此法的最佳环境,当是在某种封闭界域之内,作殊死之搏。若是敌手遁术了得,将战局演变成追击战,那显然并非此宝之所长,也是极大的浪费。

    惊幻与归无咎四目相对,玩味一笑,显然猜出了归无咎的构思。

    转首望了姜敏仪一眼,惊幻又道:“你之眼下所得,其实还要较他为多。只是你所得之物在武域之中,并非在我身上取。”

    姜敏仪微微点头,干脆答道:“有劳费心。”

    惊幻一拱手,道:“后会有期。”

    “在下先行一步。二位也不必着急,尔等只需凝神观望这尊塑像与界域之变,各自明悟一事之后,便可自此遁去。想来以你二位的道基,一两个时辰足以做到。”

    惊幻欲说愈快,同时他的身影悠然拔起,平步青云,呼吸间就只剩下一个微不可察的小点,返回虚空之上。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电子娱乐游戏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