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历史军事 -> 九州幕府-> 第一百四十九章 兄弟阋于墙内

第一百四十九章 兄弟阋于墙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驱鬼太守郭璞:以老夫看来,此鱼池乃是慑势局的阵眼,整个天池医庄附近,早有布置,诸位请看。”

    ......

    天池医庄的剧变,令攻守双方都极为震惊,大多数郡兵和宇文家死士都停止了进攻。

    伴着天池中的水龙越来越高。

    当水龙高度达到十余丈后,忽然倒向天池医庄。

    大地剧烈的震动,平静的天池湖面,顿时波涛汹涌,湖水宛若山洪般,咆哮着涌向医庄。

    “这样的架势,怕是整个医庄都保不住了。”李建成咽了咽口水。

    以他的见识,也是第一次切身体会如此阵势。

    天池医庄地下似乎暗藏玄机,除了假山稳如泰山外,整个医庄都在向地下塌陷,医庄地下,似乎是一个暗湖。

    医庄中,无数的郡兵及宇文家死士,眨眼间,便被塌陷的地面吞噬。

    余下的人,绝望的挣扎着想要逃离医庄。

    可是,地面塌陷太过于迅猛,他们大多数人,根本没有逃离的机会,便被塌陷的地面吞噬。

    少数机灵的郡兵,见司马九等人所在的假山安全,都丢下武器跃向假山,想要抓住假山这一根救命稻草。

    宇文十三和卫天峰见及少数实力不俗的属下,见形势不对,转身便向天池医庄后山逃去,那些挡在他们路上的郡兵及死士,都被毫不留情的击杀。

    然而,医庄坍塌的速度太过于迅速,对于医庄内的人,俨然就是一个必杀局。

    宇文十三及卫天峰刚走出数十丈远,整个人便随着地面向下跌落。

    他们轻功甚好,可奈何医庄的变化太过于突然,他们又被抱头鼠窜的属下迟滞,不多时,两人便翻滚着跌入幽黑的地下。

    紧随其后,汹涌而来的湖水充入塌陷的地面,激起一个个骇人的漩涡,将周围的一切,卷入漩涡中。

    只在不到半刻钟时间,天池医庄便不复存在了。

    天池医庄内,除了医家人、司马就兄妹和李建成等人,以及十几个抱着假山瑟瑟发抖的郡兵外,其他人,都已被塌陷的地面和咆哮的湖水吞噬。

    司马九这才发现,原来,天池医庄是修在水面上的,医庄的地基,是由数根粗大的石柱托起。

    或许,正是因为纳兰灵云手中的钥匙插入假山后,让那些石柱失去平衡,最终才导致医庄坍塌。

    纳兰灵云望着已被湖水吞噬的医庄,脸色苍白。

    她没有想到区区一把钥匙,竟然有如此威力,闻名帝国的医家圣地,就这么瞬间灰飞烟灭。

    无论敌友,那么多人因为她生死不知,这令她心中很不是滋味。

    司马九见纳兰灵云愁容不展,想要安慰她,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灵云,你父亲纳兰性德好大的手笔,师父我原来以为他就是个出身财阀的儒家学子,没想到,他竟在山庄内隐藏了这么大的秘密。”妙春先生扫视着四周水面漂浮的木屋残骸,面容苦涩。

    还好,先前他们让医庄医者和病人都向药王谷方向转移了。

    如果他们留着这里,肯定也是凶多吉少。

    “师父,怎么会这样?”纳兰灵云言语带着哭腔,显然这也超出了她的意料。

    “父亲离开前,将这钥匙给我,他只提到,若在医庄有性命之忧时,才可在鱼池中一个假山处,插入钥匙,没想到......竟然毁了医庄。”

    纳兰灵云扑倒在妙春先生怀中。

    妙春先生宛若慈母般,半抱着纳兰灵云,沉默不语。

    片刻后,白山药王沉声道:“水龙杀布局,不禁耗费巨大,还需要阴阳家高手布置魂力符箓。你父亲竟然能在我们毫无察觉之下,在天池医庄中布下此局。”

    “或许,你父亲身上,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他之所以离开你,也是迫不得已。”

    纳兰灵云闻言,不知是为医家被毁内疚,还是因为得到父亲的事迹而内心激荡,她的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众人停留在凸出水面的假山上。

    短暂沉默后,司马九使用剑缠将周围漂浮的木屋残骸聚于假山周围,搭建成一条条简易的木筏,然后向天池医庄后山高地划去。

    后山中,禽鸟鸣叫,一只山雀在众人头顶盘旋,迟迟未曾离去。

    那些侥幸抓住假山这一救命稻草的郡兵,上岸后,宛若降兵般,被几名医家弟子聚集在一起看守。

    “可惜了,那盆金丝菊。”纳兰灵云沉默良久后,才挤出了一句话。

    司马九闻言,止住脚步,抬手指着远处的一座山峰。

    “我会帮你再采一株回来。”

    “傻子,谁说我要了。”纳兰灵云不好气的笑了笑,心里暖暖的。

    此次医家大劫,医家损失惨重,数十名医家弟子殒命,仅存的医家弟子中,也大都带伤,其中,妙春先生的伤势最重。

    好在纳兰灵云先前炼制的玲珑丹带在身上,她将玲珑丹分于受伤的人后,众人便各自打坐休息。

    夜幕降临之时,众人已升起篝火,围火而坐。

    期间,李建成安排元丰前去查探那些黑衣人,李建成则将司马九、冯立和王珪拉到一旁。

    王珪愤怒道:“卫天峰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然胆敢向公子下手。”

    卫天峰明明知晓李建成的身份,还敢如此下手,细思极恐。

    “灭箭傀,出自机关家之手,然而,灭箭傀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机关傀儡,就是我等握有灭箭傀残骸的证据,也不能证明此事为机关家所为。”冯立看着大大咧咧,其实心思缜密,他心中有个大胆的猜测,却不敢说出口。

    “那些人的目标是我,九弟和医家都是被我连累了。”李建成嘴边含着一根枯草,眼神幽深。

    他望着夜空,良久围再开口说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刻钟后,元丰手上拿着几件沾满血渍的亵衣回来,面色忧虑。

    “黑衣人大都悍不畏死,武艺高强,显然,他们并不是卫天峰这样的喽啰养得起的。”

    “建成,你看这些衣物。”元丰一如既往的冷峻,言语冰冷,并无多少感情。

    李建成两指挑起一件亵衣,顿时,眸子中散发出惊疑的目光。

    “这是.......成纪王氏布庄出产,专供我李家的衣物。”

    李建成像是嘴里含着颗苦橄榄,苦涩一笑,神色凄惶。

    “这些黑衣人使出的乃是道家一脉的功夫,穿着成纪王氏布庄的衣服,使用大路货的机关家灭箭傀,难道?难道是.......”王珪看了眼李建成,剩下的话,塞在口中,未说出来。

    李建成冷冷一笑,“兄弟阋于墙内,也不过如此。”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电子娱乐游戏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