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望书阁 -> 科幻小说 -> 死刑犯的生存游戏-> Chapter 7 溟河·镜面连结29

Chapter 7 溟河·镜面连结2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闻言,黑刃瞥了他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你终于发问了”。

    “没说过几句话,感觉不像个好人。”

    黑刃给出的回答,并不多。

    “你的意思是,威尔他……很邪恶?”

    “威尔给我的感觉,有点像伊卡洛斯,但是没有伊卡洛斯那么话唠,他很沉默,多数时候他总是不说话的,他很喜欢观察别人,总是能洞察别人的弱点,一击制胜。如果要形容威尔的话,狼,这种生物是最合适的。”

    狼……

    亚瑟听着,点了点头。

    “亚瑟,谁告诉你关于威尔的事情的?”

    “……刚开始是恺撒,她说她在寻找一个叫威尔的玩家。之后我的纱布被拆到后,是伊卡洛斯告诉我,我的相貌和威尔极其相似的。”

    “哼,他想挑拨你们。”

    “伊卡洛斯?想挑拨我和恺撒?”

    “小子,你没注意到吗,从一开始恺撒对你的态度就和别人不一样,伊卡洛斯那么聪明,他也一定看出来了,而且在看到你的相貌之后,他就更加笃定了你将成为恺撒的软肋。”

    “软肋……”

    “伊卡洛斯如果想要削弱恺撒的实力,就必须从恺撒的软肋下手——也就是以前的威尔,或者说是现在的你。他要让你们产生嫌隙,从而分化你们的关系。从威尔这个切入点做文章,能够让你开始猜疑恺撒、疏远恺撒,恺撒是个不懂解释的人,但她会用实际行动保护你,一旦你采取什么冲动的举动,恺撒为了救你,势必会暴露自己的弱点,放大自己的软肋,这就给了伊卡洛斯一个机会,让他能够把常期不败的‘恺撒大帝’从【血榜】榜首拉下来。”

    黑刃一席话,说得掷地有声。

    但可怕的是,他说的都是对的。

    在“屋大维”号上,亚瑟与恺撒之间的确有过嫌隙。

    并且在所谓“争吵”之后,在面对机械蠕的时候,恺撒也义无反顾地出手救他;在面对大白鲨的时候,恺撒亦从甲板上跳入海中,只为了把他拉回来……

    这一切举动,完全不符合恺撒一直以来的行为准则。

    她应该是冷血、冷漠、冷静的。

    但却为了一个与威尔相似的亚瑟,一次次打破了自己的准则。

    这是十分危险的。

    正是遵循着自己的准则,她才能够一直立于不败之地。

    但现在,打破自己的准则,也就相当于在自己铜墙铁壁的堡垒上开了个口子,让难防暗箭能够趁虚而入。

    虽然前两次,没有人在暗中对恺撒下手。

    但下一次呢?

    会不会在下一次恺撒出手救他的时候,被人趁机而入,暗中出手攻击毫无防备的恺撒呢?

    一旦没了恺撒的保护,他又还能活多久呢?

    闻言,亚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不自觉地踩入了伊卡洛斯设下的圈套,他还一无所知。

    认为在“屋大维”号游轮上,伊卡洛斯只是好心告诉自己关于威尔的事情。

    没想到,这不经意的谈话,也暗藏祸心。

    树林的风吹拂着他的头发,他的皮肤已经能够感受到风温柔的触感,感受到空气里的干燥,这与之前裹着纱布的感觉完全天差地别,他像是终于从囚笼中获得自由的受刑人,在这一刻才解放。

    “恺撒为什么要找威尔?”

    黑刃别过头,看向了远方:“其实,恺撒刚进入游戏的时候,并不是现在这种鬼样子。”

    听到这个形容词,亚瑟忍不住在心里笑了一下,但他没胆子表现出来。

    黑刃继续说了下去:“我刚见到那孩子的时候,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十三岁小孩,看起来和奥佳尔差不多,就是没那么爱哭,她很安静,就像一个被剥夺了感情的瓷娃娃,她会说话,但是不爱说话,不与任何玩家接触,所以也被11轮玩家们看做另类,被针对。”

    “自闭症?”亚瑟一挑眉,黑刃的形容,倒是让他想起了第一次看到恺撒的样子,她独自坐在警署走廊的椅子上,也是一副与世隔绝的高冷模样,原来从一开始她就自带这种气场。

    阴森恐怖,冰凉难以接触。

    “有一次第三声警报响起之后,她掉入了其他玩家设的陷阱,那是个罗马斗兽场一样的虚拟场景,她身上中弹,却和两只剑齿虎关在了一起,所有玩家都想看着她被剑齿虎咬死,没有人就她,所有人都是在笑,都在旁观。”

    “包括你?”

    “包括我。”

    “……”

    “就在那时,威尔出手了,在剑齿虎要咬死那个小女孩的时候,他开枪射杀的剑齿虎,将她拉出了斗兽场。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接触,也是第一次有人愿意帮助恺撒。”

    就在这时,亚瑟的耳麦响起了提示音。

    “啊,不好意思,恺撒有事情找我。”

    亚瑟停下脚步,黑刃别开了眼,意思是他自便。

    亚瑟走到旁边一棵树前,接通了耳麦。

    “喂?”

    “亚瑟,你还活着吗?”

    “……你下次能不能用别的话开场??”

    “黑刃在你旁边吗?”

    闻言,亚瑟回头看了一眼黑刃,正对上黑刃的视线,他淡淡转过了头。

    “在。我们达成了协议,你先杀科林,他可以暂时不杀我。”

    “你现在,快逃。”

    “哈??”

    “协议作废了。”耳麦那头,恺撒说话的声音还伴随着一阵略显急促的脚步声。

    她似乎正在跑,正在寻找着什么。

    “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

    “玛尔斯死了,我成了新的屠夫,奥佳尔恰好就在我身边,我本来想杀了她,但是让她逃走了,我现在在找科林与奥佳尔,你尽快离开黑刃。”

    这句话像一个惊雷,打在了亚瑟头上。

    他哑口无言了几秒后,抓了抓头发,有些气恼地说——

    “恺撒,你是算计好的吧,不然她怎么会这么巧就在你身边?”

    “嗯。你猜的没错,之前我是故意把玛尔斯引导奥佳尔身边的,这样就能一次解决两个,玛尔斯和奥佳尔。”

    “……你有没有考虑过我怎么办?”

    “别担心,我算过,以你的能力,应该能够逃离黑刃。”

    她倒是坦诚。

    她倒是会算。

    这下亚瑟可头大了。

    “我真是谢谢你。”

    “不谢。”

    而这边,黑刃也明显感觉到事情不对劲了。

    他往旁边走了几步,也连通了耳麦,耳麦那头,传来了奥佳尔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

    “呼呼……黑、黑刃叔叔……”

    她的声音很慌张,带着明显的恐惧感,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可以听到她的小哨子随着她的脚步声晃动的声音。

    “你怎么了?”黑刃脸色一沉。

    “我……我在逃命……我现在跑到中央公园,我、我看到这里有一个仓库,我想先躲进去……”

    “谁在追杀你?是攻击型生物?还是【猎人】?”

    “是……是恺撒姐姐。”

    这句话,倒是让黑刃倒吸了一口气。

    他别恺撒与亚瑟背叛了。

    黑刃没有说话,却握紧了拳头,他咬牙沉默了半晌,询问道:“她追来了吗?”

    “好像……没有……呼呼……刚才在杂货店,玛尔斯大哥哥死了,恺撒姐姐变成了新的屠夫,她提着枪正要杀我,这时候突然出现了一群【猎人】,他们对着我们就开枪。”

    【猎人】?!

    怎么会碰见这么危险的东西?!

    “然后呢?”

    “他们说着什么‘不要让血榜第一名跑了’,就对着恺撒姐姐开枪,恺撒姐姐只顾着躲闪,没空杀我。我看准时机从小门逃出来了。”

    这让黑刃稍稍安心了一点。

    还好,这个世界里最恐怖的两个东西,恺撒与【猎人】们,相互制衡,反而牵制住了火力,让奥佳尔有了一线生机。

    【猎人】一直是高位玩家最忌惮的东西,面对【猎人】的追杀,完全不能反抗,只能选择逃跑,逃不讨得掉还另说。因为【猎人】们有系统配备的最先进的武器,他们就像是开了金手指,在这个世界里横行无忌,就连最凶很的不明生物看到他们都只能落荒而逃,这样恐怖的设定,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一定是个变态。

    不过,恺撒也是真的强。

    就算被【猎人】包围,处于明显下风,还能够逃离包围圈。

    这样的人,实在是可怕。

    不到万不得疯一,不要与之为敌。

    但是现在……

    黑刃侧过身,看着一边的亚瑟,他的脸色不太好,似乎恺撒也告诉了他这件事情。

    “小东西。”

    “嗯?”

    “仓库里有一台割草机,你躲在割草机后面的秸秆堆里不要出来,知道吗。”

    “好,我现在拉开了仓库的门……咦,真的有一台割草机啊!黑刃叔叔你好厉害啊!”

    “……我刚从那里离开,注意隐藏好自己,别给我添乱。”

    “是、是!”

    黑刃挂断了耳麦,从右手伸到了后腰,他走向了亚瑟。他的鞋子踩过一地的杂草,这声音也让亚瑟听到了,他回过头,正对上黑刃满是浓郁杀意的眼神。

    “我以为能够相信你们,但是我想多了,在这里,只有永远的敌人,没有朋友。”

    “黑刃……”亚瑟往后退了几步。

    黑刃拔出了枪,亚瑟转身拔腿就跑!他绕过了一个树干,黑刃的枪恰好打中了树干,亚瑟咬着牙冲过那一片树林,黑刃连开数枪,其中一枪打中了亚瑟的肩膀,他踉跄了一下,跑向另一侧的小山坡。黑刃持枪追了过去。

    现在,三个人追杀与被追杀的游戏,开始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电子娱乐游戏排行